新闻 > 行业资讯

音乐平台已在逐渐落实版权建设,KTV还会远吗

作者:来源:时间:2016-12-23

从政策的利好,资本推动再到行业的转型,似乎预示着在线音乐行业“最好的时代”来了。


今年7月,随着国家版权局一则《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的通知》的发布,10月31日成为下线“盗版”数字音乐的最后期限,而面临大限,在线音乐平台的玩家们除了纷纷响应政策的陆续“下架”之外,也带来了一场旷日持久的版权之战。与视频行业一样,「版权」一时间似乎成为了最强竞争力的唯一象征。而用户们,不得不辗转多个APP,在一个平台上听完周杰伦,再转到另一平台听五月天。

201612051041225458.jpg

国家版权局“最严版权令”过渡期满,热衷版权官司的互联网音乐圈,在政策推动下悄然发生着新变。


一方面,在大限前后,各大音乐平台开始了授权谈判,如网易云音乐赶在大限期满前与QQ音乐签订了150万首音乐的版权转授协议;另一方面,互联网音乐平台也经历了年内第二波未经授权音乐的下架大潮。


除了各大音乐平台,KTV这一大众娱乐休闲的场所,一度被音乐人视做“侵权重灾区”。近些年来行业协会、业内从业者通过收取版权费用、采取法律手段维权的形式,对KTV市场的音乐著作权侵权行为进行打击。然而在北京某KTV负责人看来,这种看似从正规渠道购买的版权,不但没有让版权所有者得到应有的回报,经营者依然要承担着侵权的风险。


那么对于KTV而言,该负责人口中的正规渠道是什么,又要承担怎样的风险呢?带着这些疑问,记者展开了深入调查。


调查得知,该负责人口中的正规渠道,便是天合文化集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天合文化”)。据公开资料显示,天合文化成立于 2007年8月,是受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(以下简称“音集协”)委托国内惟一代收卡拉OK版权使用费的机构。音集协负责授权,天合文化负责收费,二者形成一套KTV歌曲版权收费系统。


糖潮KTV创始人杨虎向记者表示,任何一家KTV在正式营业之前,都需要向音集协获取歌曲授权,“然后由天合文化代收版权费用,通常情况下所缴的版权费用与歌曲数量、热度都没有关系,是按照KTV的包间数量收费的,一年缴一次”。


据了解,音集协维权的方法并不复杂。即音集协带着公证处人员前往某处并未获得音像授权的KTV,随后要求点歌消费,在系统里点播并未授权的歌曲,并对播放过程进行现场摄像。消费结束后,开具相关票据,随后再将KTV告上法庭。


音集协的维权诉讼活动十分密集,由于音集协可以提交的证据资料确凿,因而胜诉率也很高。不过,只要在开庭前缴纳版权费,音集协就会撤诉。目前,音集协已经垄断了KTV行业的歌曲版权,不缴费必然涉及侵权,但高昂的版权费用又让很多KTV从业者觉得难以接受。

201612051040512867.jpg

记者在音集协官网上查询到一份名为《关于2015年卡拉OK著作权使用费分配的公告》,公告显示,2015年音集协卡拉OK著作权使用费投入分配金额为1.5351亿元,依据《著作权集体管理条理》,音集协在扣除管理成本后,向会员进行分配。其中管理成本包括天合文化的渠道服务费占25%,涉诉搁置费用约18%,协会实际管理花费成本为664万元,其中360万元(约占总收入的3%)在卡拉OK著作权使用费中提取。在扣除各类成本后,音集协向会员分配的著作权使用费为总收入的54%。从这些数据可以看出,音集协的会员能分得的著作权使用费尚十分有限,更不用说非会员著作权人的版权收入了。


业内评论人王毅表示,有的大型KTV有时会直接向唱片公司获取授权,并支付一定的使用费,在这样的情况下,版权费用是一定可以落实的。但并非所有的KTV都有能力直接向唱片公司获取授权,反而从音集协这样的版权代理协会处获取版权更为容易,按照国家版权局的规定,KTV版权的费用应该是由音集协代为收取,随后应按比例返还给相关受益人。然而,事实上这一点并未落到实处。除了兴趣使然的网络歌手外,正规歌手的音乐版权也并未能得到很好的保护。


业内人士指出,音集协设立的初衷是为了推进国内KTV付费版权的建立,但国内音乐版权的建设仍在起步阶段,再加上与版权相关立法尚不完善,导致音集协在推进工作的过程中出现了很多问题。


只有对收费标准、收入分配方式、版权归属等问题进行重新梳理与细化,站在KTV从业者、创作者的角度思考问题,才能从根本上解决KTV音乐版权的侵权问题。但不可否认的是,国内音乐版权已经在逐渐建设起来,音乐平台正在逐渐落实,那么,KTV还会远吗?